论坛首页 水区社团 烟花

烟花

回帖数:{{0 | number}}浏览量:{{1412 | number}}
0

我在雨中回来,心情愉悦畅快。

我从雨中离开,一切都已不再。

生命只是一场幻觉。

没有生的幻想,只有死的渴望。

小满的傍晚,一个匆忙的身影离开和平,背着挎包,拉着旅行箱,向她的城市奔来。那是他曾经驻足且深深热爱的城市,那是他曾无数次梦想能够持续生活的地方,那里有他向往的安宁寂静和对青春弥足珍贵的留恋。夜晚的车站,人群来去匆忙。他坐在候车厅里,心如止水。

记忆的镜头拉回到那个寒冷的冬季。那个冬天异常的寒冷,飘零的雪花隐没了世界的喧哗。他背负行囊哀伤,来到冰天雪地的城市,寻找属于她的气味。抱着执迷不悟的幻想,认定一个人。突然又听到王菲的声音,原来记忆可以如此清晰深刻。那个像猫一样的女孩,仍旧像缭绕心田的梦境。他告诉她,他拿生命爱她。

但在这期间,他却一直在思考,关于未来,回头或者向前,或许都不是彼岸。而他也不清楚,她是在哪一端,又是否会迎接他的靠岸……

这是他的第二次逃离——一座充斥着陌生、肮脏、嘈杂、混乱的空城。这里没有他想要的一切,父母的决定让他无奈。在节日的烟花爆竹声中,他隔断二十二年中的所有关系和感情,来到这个荒芜的城市。

躺在卧铺车厢里,他的心里突然泛起怠倦的难过。他很清楚自己这样一次又一次逃离的目的。他有牵挂,有关一个人。而这样的逃离,需要一些真实可靠的借口。他做到了。他给了自己和别人充分的理由。

他的两部电话里,存着寥寥无几的号码,却时常有铺天盖地的短信。这是他们之间的桥梁,他们依靠这样的方式肆意的诉说和对白。成千上万的信息里,似乎埋藏着一段美丽的爱情童话。因为漫长的诉说延伸出情不自禁的感觉,时而克制,时而放纵。他们的对白显得很有张力。

在他们相识很短的时间里,因为毕业,他离开了这里,离开了有她生活的这座城市。他并不觉得可惜。在他的内心,藏匿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想法。新奇,古怪。

当夏季的炎热一点一点,开始慢慢燃烧这个世界时,他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暧昧不清的气息。他知道自己开始想她了。于是,在那个油菜花盛开的清晨,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他回到了自己曾经驻足过的城市。这里有他牵挂的人。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和她会有以后,会有一个所谓的结果。因为这里,有他八分之一的爱情。他沦陷其中,无法淡定。

沿途的风景让人感觉愉快,思念的期盼,让他像只欢快的小马驹,情不自禁。世界在经过雨水的冲刷后,变得干净湿润。他喜欢车窗外那股蒙蒙细雨的深情。

“不知道在你看到如此繁星满天的时候,会不会有‘一朵烟花,刹那芳华’的无奈。也许,世间一切,皆如流星划过,昙花一现,天光一闪,便再也消失不见。”他还记得自己曾经这样问她,在一个星光闪闪的午夜。显现出毋庸置疑的可靠,心底有滋生出的无限温暖,却在抚慰的瞬间给人冰凉的隔绝。

他始终是个阴暗的人,内心有潮湿的角落。不曾与人诉说,也从来无人企及。很长的时间里,他都是个干净整洁的男人,穿着有淡香的衣裳和崭新亮白的鞋子,从来拒绝烟草和酒精的腐蚀,给人安全可靠的触觉。

当夏日的阳光将天空中的乌云逐渐消散,初夏的灿烂便毫不客气的在校园里铺展开来。柳树的枝桠捶得很下,随处都是盛开的鲜花,宿舍楼前的松柏也正茂风华,他以为过往的人群里会有可爱的她。

那些深刻的文字,是他给他们的故事赋予的繁华;那些弥散的音乐,是他为他们的剧情添加的砝码。他们一直隔海相望,始终无法走进彼此内心,他们都在坚持属于自己的生的活法。

那年冬季,他们一起在冰冷的校园过着散漫的生活,她每天复习功课,准备考试。他一个人坐在阳光明媚的三楼窗台,续写属于他的文字。冬日的阳光难得的灿烂,沐浴其中,能感受到无比舒心的温暖。

他还记得,当她第一次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她的声音清脆硬朗,让人精神抖擞。多么的与众不同。那个时候,他的手里正捧着安妮的《八月未央》。他很清楚,自己的生命需要这些人来不断的填补空白和添加色彩,像电影里出现的那些道具或对白,都会有其特定的意义。在她面前,他拒绝谈论过去,也许是有不堪,也许是想给后来的人一些清澈透明……他想,他要过的生活,也许需要有她这样的人一起经历和感受,一起追逐温暖和孤独。

他想把她变成温暖甘甜的女子。他想,或许她同样是个内心有阴暗和潮湿角落的人,同样需要阳光的温暖和关怀滋润。她的笑容干净灿烂,仿佛湖水般清澈透明;看着她的脸,凝视那水一般明亮透彻的眼眸,他的心开始颤动。寂静的夜里,躺在床上,脑海里净是这个女孩。她的笑容,她的眼神,她绸缎一样的顺直长发。他的内心有无比纯粹的感觉开始熊熊燃烧,灵魂里的某些渴望得到一种空前地满足。

在她的冷清面前,他潮水般的思绪开始不断蔓延,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海市蜃楼般的幻觉。这些都是让人印象深刻的记忆,不是支离破碎的残片,不需要刻意的衔接。

在空间的距离里,他们持续着这样真实可靠的幻觉,带有某种惯性的流动。她终于穿着碎花布格子短裙,站在了他的面前。梦境始终无法在现实中真实地靠拢。他并没有牵起她柔软细嫩的手,穿越干净美丽的校园。他们之间只有无尽的诉说和对白。

他的挎包里,有她精挑细选买来的棕色钱夹;她的手腕上,有他煞费苦心挑中的镶翡翠银手链。他们迅速消失在校园的过道,卷入城市的车水马龙。

在见到她之前,他刚刚经历了几个漫长的夜。她问他,是要永远的友情,还是短暂的爱情。他说,都要,或者都不要。她告诉他,她和他也许没有未来。

他终于让自己在黑夜里迷失。香烟的缭绕和音乐的迷醉,终于让他决定,给彼此留下一些永恒的印记。

她跟着他,漫步在这座城市的熟悉角落。城市的夜晚霓虹闪烁灯火通明,给任何事物无限的结果和可能。他的心里有预知的可能,但他并不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这个女孩,背负着他八分之一的爱情。

她是淡定冷清的女子。眼前这个男人,一直给她温柔的抚慰。他的语言,总给人一种无法拒绝的信任。那些诉说和对白,一直让她感觉安全可靠。

他们从餐厅出来,吹拂着夏日清凉的晚风,背靠背坐在广场旁花园的石椅上。诉说和对白不曾停歇。他一直试图将话题延伸至更深。而她,依旧气定神闲,坦荡自若,似乎不曾动容。温存在晚风中逐渐消逝,空洞在夜色里开始汹涌。末了,有醉酒的中年男子游离而至,佯坐在不远处,肆意哼哼。

夜凉如水,她卷缩一团,像无家可归的野猫,流落街头。愤恨和无奈在他的内心挣扎,矛盾,僵持。他拿出挎包里的酒瓶,五十六度的西凤大口大口的咕噜下肚,舌头的痉挛瞬间延伸至肠胃,痛快至极。

凌晨的大街让人感觉不安,似乎有随时杀出危险的可能。他在迷乱中起身,带她到附近的旅馆。二十三岁的男人和一个二十二岁的女人。他一直以为他们会有以后,会有一个所谓的结果。他拉下窗帘,将门反锁,关掉灯。他心中暗喜,他终于把自己和这个女人封闭在了一个单独的空间。或许在之前,他就有这样的预谋。短时间内,房间里只有电视机传出的声音。

经过短暂的适应,气氛得以缓解。他态度依然,想要得到一个结果,或者一句肯定的答复。可事实就像自言自语,情况没有任何的改善。他忽然觉得这不是自己,他的心里依然矛盾,也许他应该给这个女人一条出路。他一直以为心里的矛盾会被对方知会,他需要这个女人给他温暖,填补他内心的虚空和寂寞。他想要这个女人给他一句海枯石烂的誓言。但她并没有说出什么誓言,她一直在敷衍和抗拒,把他拒之门外,不给他走进内心的任何机会。只有僵持,或者妥协。

他抱着她,试图在肉体的触觉中找寻到一丝安慰,他的灵魂饿狼般的饥渴。他并非想要霸占她,只是希望得到一些架空的谎言。他开始深情的抚摸她的肩膀,她的头发,她的脸颊。但是他清楚,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天亮之后,这个女人就可以离开他的怀抱,在他离开这个城市之后,继续折磨他,继续给他顽强的抗拒。

寂静的深夜,女人变得沉默。诉说的疲惫和苍白,让他只好静静地凝视这个女人。他感到无力,内心有绝望和彷徨,但酒精的抚慰给了他极大的动力。

她不会想到,这个男人会杀了她,然后杀了他自己。黑暗中,盈红的鲜血激烈地喷洒,在如此强壮的男人面前,她毫无还手之力。在走向死亡的那一刻,他察觉到有温暖湿润的液体从自己的身体里涌出。在得到永恒的同时,他释放了自己的灵魂。

他明白,她,只是在他青春的舞台下,绽放的一朵烟花。

举报 1楼 2016-01-11 14:43 回复

水区社团
回复 图片 表情
{{em['name_cn']}}
确定要删除记录吗?
删除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