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 武汉卓尔 活着,还是不活/武汉光谷中超联赛退赛备忘录

活着,还是不活/武汉光谷中超联赛退赛备忘录

回帖数:{{12 | number}}浏览量:{{3651 | number}}
8

一个事件是一段历史的遗址。它保存着最原生态的一些瞬间。由此,我们会在日后的生活中进入回忆、思虑,并抵达彼岸。作为记者,我们见证了一个事件。并用摄影、摄像和录音的方式,采访且记录下一个又一个的瞬间。这篇文章的副标题是“武汉队中超联赛退赛备忘录”,这是一个突然降临的主题。谁也无法预先设计这样的主题。因此,它就像地震一样,令所有人惊愕,措手不及。当我们拿着摄像机、照相机和录音机去记录这突然降临的事件时,我们看见曾经生龙活虎奔跑在绿茵场的球员们表情闪现出震惊、迷茫及某种危机感,我们听见球员说“这是最后的时刻……最后的吗?” 最后的……与活着还是不活,同样折磨心灵。

9月30日 19点:处罚从天而降

对湖北武汉职业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徐志强而言,今天应该是一个好好与家人团聚,好好休息的日子。然而,他白天一直都在忙着与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的有关人员联络,询问中国足协方面是否在考虑对武汉队44号球员李玮锋追加处罚。得到的答复是不会有什么处罚。徐志强总算长叹了一口气。这时,妻子叫他吃晚饭。徐志强抬头看了看,窗外是刚黑下来的傍晚,天空有点蓝。想起两天前自己的球队在北京丰台体育场,终于在三连败之后,1比1打平北京国安。这一结果正是自己期待的蓝天般的好消息。不过,因为李玮锋与路姜在比赛进行到92分钟左右时,发生过一次冲突,路姜获红牌。比赛结束后,有方方面面的消息传来,说北京国安对打平武汉很不服气,对路姜获红牌更是不服。国安要上诉,要求中国足协对李玮锋追加处罚。29日出版的《体坛周报》上,就有一篇文章说,国安要申讼。文章说,28日北京国安对武汉光谷的比赛结束后,国安副董事长罗宁就和李小明等俱乐部高层一起来到电视台的转播车上,观看比赛的慢镜头重放。在转播车里看了十分钟以后,罗宁才回到球员休息室。走出休息室,罗宁对身边的人说:“我刚才给南勇打电话打不通,还得找他,这样的环境,让我们这样的企业怎么投入足球。”最后他表示:“国安队自己的情况,我们会改进,但如果足球环境总是这样,我们都不知道俱乐部能否会坚持到本赛季结束。”显然,北京国安又一次扬言要退出了。随后,各大网络纷纷发表了这个消息。

30日下午,网络上已经有这样的消息出台,李玮锋停赛三至六场,下午四时许,徐志强已经接到熟悉的记者打来的电话,询问李玮锋受罚一事。徐志强对记者说:“这只是网络的消息,我还没有得到中国足协官方的消息。”

对此,徐志强丝毫不敢疏忽。与主教练朱广沪长时间地查看比赛录像,确认李玮锋与路姜冲突的性质。并了解到这场比赛的裁判组提交给中国足协的报告中,并未写有李玮锋犯规的记载,说明裁判组最终判定李玮锋并不是故意踩踏。再加上与足协方面的多次联系,得到的都是不会追加处罚李玮锋。这让他有所安心。

时针即将指向晚7点。徐志强准备坐到餐桌边,安安心心与家人吃晚饭。这时,手机响了。他以一贯的温和沉稳按下通话健。徐志强绝对没有料到,这个电话,即将带来一场无法估量的足球“地震”。

手机那头传来中国足协联赛部主任马成全的声音。马主任说,口头先通知武汉俱乐部,对李玮锋的追加处罚决定出来了,是停赛8场,罚款8000元的处罚。这一处罚决定马上会以传真件的方式,发给各俱乐部。

徐志强听得清清楚楚。大脑嗡地一声响,随即一片空白。他用力晃荡了一下肩膀上的头。又闭上眼睛,再睁开,看看面前自己家的饭桌和家人。确信这不是在梦中。他清醒过来。冲着手机大声说:“处罚怎么这么重?足协的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主裁判和比赛监督的报告你看到了吗?”马主任说“我还没看到。我刚下飞机。刚从日本回来。”徐志强说:“那你们的决定是凭什么做出来的呢?”马主任说:“ 我们是根据裁委会的报告做的决定。”徐志强说:“你们从前说的是一切以主裁判和比赛监督的报告为依据的啊。这事我得向董事会、董事长汇报。就我个人来说,是不能接受这个处罚决定的。我们肯定要申诉。我汇报后再与你联系。”马主任说:“好,你去汇报吧。”

徐志强知道,如果这个追加李玮锋的处罚决定一旦下发,就没任何挽回的余地了。他马上给自己的董事长沈烈风打手机。手机占线,未通。他旋即又给马成全主任打电话:“马主任,我还没联系上我们的董事长,我联系上董事长后,肯定会有正式的对足协的报告或申诉等等。但是,现在,我想请求足协暂时不要把处罚决定下发到各个俱乐部,等我们申诉、沟通以后再决定。”马主任简洁而明确地说:“那不行,明天各个俱乐部的球队都要到赛区比赛,处罚决定今晚一定要发下去。”徐志强急了,他说:“马主任,你最好不要发,你要是发下去,肯定会出问题的。这个问题很大。”马主任说:“你们按规定办吧,该申诉你们申诉。”

放下电话,徐志强预感到有大事要发生。会是什么样的大事,他说不清楚。他只知道,对武汉球队来说,2008年中超赛季有多场球赛遭到不公平对待,俱乐部上下本来就感到压抑和恼火。俱乐部刚刚花300万引进李玮锋,才打两场球,李玮锋就要被停赛8场,而比赛总共也就剩下12场。这意味着什么?完全不言而喻。容不得他多想,他再一次拨打沈烈风的手机。通了。汇报了与马成全的通话情况,董事长沈烈风对此处罚决定感到震惊,坚定地说,不能接受这一完全不公正的处罚,我们一定要申诉。董事长的态度令徐志强更加觉得十万火急。因为,如果不能说服马主任,请求足协缓发处罚李玮锋的决定,那么,申诉也好,沟通也好,都将很难达到良好效果。

徐志强迅速再次拨打马成全的手机。手机提示关机。他再拨打马主任的另一个手机,这个手机也是关机。也不过十分钟内的事儿,怎么马主任的两个手机一下子都关机了呢?徐志强感到不妙。要出大事的预感更为强烈。因为,联系不上马主任,阻止不了处罚决定今晚下发。他真不知道,这样的重创会给武汉足球队带来什么?情急之下,徐志强只好打电话给南勇主席。南勇主席也是有两个手机。但偏偏南主席的两个手机怎么打都打不通。他只好再打电话给中超联赛部的朱其林科长。他对朱其林简单明了地说,自己一时找不到南勇和马成全两位领导,希望他帮武汉俱乐部向两位领导请求不要这么快下发处罚决定。给武汉俱乐部申诉、沟通、说话的机会。

这一通电话打来打去,徐志强一直处在高度紧张和揪心之中。他觉得从接到马主任的电话,口头通知足协对李玮峰的处罚决定开始到现在,似乎有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然而事实上,这段时间只有十来分钟。他机械地扒了几口饭到嘴巴里。拿起公文包,开车奔向俱乐部。

9月30日 19.30分 谢亚龙::我不管事

徐志强敲开了主教练朱广沪在俱乐部的住房的大门。迅速叫来教练组其他成员冯志钢等人,向他们通报了足协的处罚决定。他们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中国足协这次的追加处罚会如此之快,如此之狠。徐志强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马成全或南勇,向他们请求缓发处罚决定,给时间武汉队提出申诉。朱广沪等人马上提供各方人员手机号,朱教练亲手将这些手机号码一一写在他房间墙上的那块白色记事板上。这记事板是朱教练给球员上课写战术、画队形、分析对方打法用的。没想到它居然在关健时候另作他用。

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地拨打、询问,费尽周折,终于了解到南勇和谢亚龙都在日本开会。当徐志强拨通南勇主席在日本下榻的宾馆电话时,他觉得看到了一丝希望。他把电话交到冯志钢手上。冯志钢马上用熟练的英语与接线员沟通。很快得到了南勇主席的住房电话号码。徐志强紧接着又拨打这个救命的住房电话。通了,通了。直到电话传来盲音。南勇主席的房间没人接电话。怎么办?找谢主席吧。这次,电话通了。谢主席在他的房间里。徐志强急切地将武汉俱乐部请求缓发处罚决定,请求给武汉队申诉的机会的想法一口气讲了出来。谢主席在遥远的日本说:“我现在是全脱产学习,不管事了。我住三十几层,南勇住二十几层。你们还是找南勇主席吧。我要是遇到南勇,也帮你们说说。但这事还是你们自己对南主席说。”

刚刚看到的一丝希望眼见又成泡影。一众人依然不死心,依然不断打电话。不通,再打。还不通,再换一个电话号码拨打。最后,虽然没有找到南勇主席,却得到一个确切消息:南勇主席一行将于明天上午11点半到达首都机场。、

9月30日,20.30分 郑斌发话:退出吧

郑斌是武汉队队长,记者把李玮锋受罚的消息告诉了他,郑斌说:“那我们也退出吧,北京国安俱乐部一说退出,中国足协什么都满足他们。我们也退出?!上场山东鲁能辽宁的比赛,第76分钟,辽宁队队长肇俊哲在中场左路补防时动作过大,他在飞铲矫哲时有一个明显的亮鞋底的动作,主裁判陶然成出示一张黄牌了事。如果按照这标准,肇俊哲是不是应该停得比李玮锋更多。武汉俱乐部是小俱乐部,受了这么多欺侮,我敢担保,如果这个事在北京上海山东这样的俱乐部,就不会受到这样的处罚。”稍后,郑斌打电话给记者,说:“你不要把我的名字写出来。”

9月30日,21.00 沈烈风的生日”礼物”

武汉俱乐部董事长沈烈风有很浓的人文情怀,骨子里充满诗意,同时也是个一个性情中人。9月30日是他的生日。沈烈风有很多文学艺术家朋友,朋友在30日这天聚在一起,为他庆祝生日。他应该很高兴。但是,这一天,对他又是可悲的,并不仅仅只是李玮锋被禁赛八场,而是沈烈风弄不懂,堂堂的中国足协,怎么会屈从于北京国安俱乐部的压力。沈烈风对记者说:“我对这个处罚结果极度失望,中国是有公平的,为什么足球界没有公平呢。足协对武汉俱乐部的作法完全是持强凌弱。这个处罚为什么会如此之快呢,现在不是国庆长假么,难道中国足协的人都在上班,裁判委员会在加班加点处罚武汉队。这个显然是不正常的。要这要处罚李玮锋,是不是应该召集武汉队,当面谈一下啊。其次,北京对武汉队的比赛监督和裁判员并?毕竟他们才是足球场上法官。中国足协作出这个判罚,显然认定李玮锋是有意的。如果李玮锋不是有意的呢,是不是枉杀良民呢?”

9月30日,23.00 李玮锋朱广沪说

沈烈风打电话给记者,说:“这个事情,李玮锋是当事人,你可以采访一下李玮锋,他现在和郑斌在一起,你打郑斌的电话就可以。”记者打郑斌的电话,与李玮锋通话。李玮锋很是冷静,说:“明天我要开一个新闻发布会,现在对你一人说,对其它的记者不公平,对不起。”

随后,记者拨通了朱广沪的电话。朱教练说:“如果李玮锋受罚停赛,武汉队肯定受到极大的打击,而且,后天就要打辽宁了,球队的士气也会受到影响。谁是谁非我并不想说,但是我绝对相信大头,也相信俱乐部能够把这个事情处理好。无论如何艰难,我们也要保级,就是没有李玮锋也要保级。”朱广沪还说:“我们到北京打比赛,赛前热身时,北京的球迷不断用京骂问候李玮锋,我还跟李玮锋开玩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有名啊。走到哪里被骂到那里。”在去北京比赛之前,朱教练对李玮锋说,你千万要冷静。李玮锋说:“我知道到武汉队来是干什么的?是保级。”

10月1日 凌晨2点 决定北上,找足协申诉

得知明天上午在首都机场可以见到南勇主席,还在俱乐部与教练组开会的徐志强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时针指示10月1日凌晨2点。事不宜迟,他马上决定和李玮锋坐1号最早的一班飞机赶到北京。去机场等候南主席。向南主席当面表达想法,并向足协提出申诉。

1日凌晨2点左右,武汉队队长郑斌接到电话,马上帮球队订两张清早第一班飞机机票。郑斌夫人供职于航空公司。只有她能在这样紧急状态下订到机票。

1日凌晨3点,徐志强回到家中。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天亮出发。

10月1日 8点50 足球这条路能通吗

沈烈风坐在小车里,到武汉职业俱乐部去。俱乐部在武昌郊外,门前的路有一段长约五十米的土路,路中间还有一个大坑,人车往来很不顺利。沈烈风是主管建设等事务的官员,利用“职务之便”,决定修好俱乐部门口的这条路。因为,他和俱乐部都有一个远大目标,那就是要打造一个百年足球俱乐部。在武汉俱乐部基础建设这块,是很下了点功夫的。近段时间他比较忙,还不知道路修好没有。因此他特别提醒司机小李走这条路看看。车行在俱乐部门前的路上。车窗外两侧是成片的树木、草地,沥青路面平整而干净。沈烈风对司机说:“这条路通了,可我们俱乐部的足球之路很可能不通了。”司机小李小心地问:“怎么,我们不搞了。”沈烈风没有回答,他的心情极差,2008年以来,武汉俱乐部就极不顺利,开局不顺,主场负于广州。客场次战陕西,在宝鸡打客场,就碰到裁判员王学庆,一口气给了陕西29个任意球,在87分钟,最后一个任意球中,陕西队得手,攻破武汉队大门。主教练陈方平提出辞职。以后王学庆又执法于武汉队客场对阵山东的比赛,在上半时,多次做出对武汉队不利的判罚,武汉俱乐部赛后上书中国足协,提出申诉,并提出不欢迎王学庆到武汉执法。但这一申诉直到现在,中国足协也没有给武汉俱乐部一个回复。

也是在1日早上8点50,徐志强和李玮锋坐上飞往北京的航班。在飞行的一个多小时里,徐志强和李玮锋一直在交谈。李玮锋谈到他这次到武汉队的不容易,谈到他来武汉就是想好好打球。从前犯过错误,受过重罚,这教训很沉重。因此,李玮锋想在武汉队以新的面貌出现,洗心革面,为武汉队保级而战。

飞机在白云上面穿行。前方就是北京。徐志强心事重重。希望并憧憬着一个良好局面。

10月1日,9:00 逼入绝境,困兽犹斗

武汉俱乐部内,董事长沈烈风召集主教练朱广沪,领队冯志刚,球员郑斌在一起商议。沈烈风表达了这样的意思:“如果中国足协不改判对李玮锋的处罚,我们就退出中超联赛。”朱广沪和郑斌拥护沈烈风的提议,冯志刚说:“我们是不是稍缓和一点。”沈烈风长叹道:“我们已经被逼入绝境,困兽犹斗呢。”四人统一了认识。

10月1日 10:00 如其窝囊地生不如壮烈地死

武汉俱乐部召开媒体见面会,各路记者到了,会迟迟未开。这个会议本来是徐志强主持的,但是他和李玮锋已经到了北京,因此,俱乐部新闻发言人揭长春请示沈烈风,沈烈风说:“我不是来开新闻发布会的,现在没有人,我只好顶上。”

沈烈风来到新闻发布厅,觉得气氛不好,他说:“我并不是来开这个记者会的,我来和朱广沪指导谈点工作上的事,既然大家见了面,我们到会议室聊一聊吧。”

武汉俱乐部二楼会议室湖北电视台和上海电视进入,记者们要摄象,把沈烈风坐的后面的布帘拉上。

沈烈风说:这个赛季之初,武汉队投入比较大,是近几年投入最大的一次,年初我们确定保八争六的目标,我们预计通过几年的努力,最后把武汉队打到中超第三名的位置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把朱指导请到武汉队中来。但是,我们打到这个份上,中国足协领导的中超联赛,对于我们武汉队,没有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环境,对我们的备战造成非常大的困难。仅举几个例子,年初,我们引进王圣,发生了那么多的曲折,如果是北京和山东队引进王圣,会这样么?我们第一个客场对阵陕西,裁判在比赛中吹了二十九个任意球。郑斌补充说:“而且都是中前场的任意球。”

沈烈风继续道:“从这场比赛中,我们就看出端倪,环境对我们极为不利。在客场打大连时,我们的守门员邓小飞得的红牌是非常无辜的。当时,大连俱乐部总经理李明和助理教练冲进了场内。”朱广沪补充道:“对,是大连俱乐部总经理李明。”沈烈风接着说:“大连未受任何处罚,我们的陆博飞和李鲲受到停赛处罚。在比赛中,大连队国脚朱挺高速助跑,撞向我们的外援古斯塔博,也未受到红牌禁赛的处罚。我们第二天到了中国足协反映情况,足协的人采取两面手法,会上非常严格,会下对我们说对不起,也认为对武汉队处罚不合适。但处罚决定还是不改正过来。这样的会上会下两种态度,说明了什么?。再说客场对北京的比赛,李玮锋和路姜的冲突,赛后我和朱指导进行了多次交流,也反复观看了录相,朱指导从技术角度进行了解释,认为李玮锋不是故意的。我认为这是非常合理的结论。但是中国足协未和我俱乐部进行任何沟通,也不采取比赛当时主裁判,边裁判,比赛监督的报告,更没有听取球员李玮锋的情况说明。就很快作出停八场罚款8000元的处罚。这是刻意地逼武汉队走上绝路。因此,如果中国足协不收回成命,我们退出中超联赛。国安多次说他们退出中国足球,我们只说一次,但是我们是认真的。我们是被迫退出中国足球,在现在中国足协领导的体制下,已经没有公正公平公开可言。既然这样,不如我们退出,以行动来促使中国足球进行改革,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我们俱乐部的宗旨是阳光规范健康,我们这个规则在中国足协领导下的中超,无法生存,那我们只能退出。”

沈烈风最后说:“对于李玮锋停赛八场这样的处罚。这个我们绝对不能接受。昨天作出这个处罚时,通知我们时,足协的官员们手机都开着,我们接到处罚后,再打电话申讼时,手机都关了。我们最后把电话打到日本,南勇两个手机关机,宾馆房间电话没没接。谢亚龙在房间,但他说:‘我现在不管事’。有这样的道理么,杀了人,招呼都不打一个,做出决定了,喊冤都没有地方。我们的生存环境太差了。如其窝窝囊囊地生,不如轰轰烈烈地死。”

10月1日:11:30 朱广沪详细解释李玮锋的动作

主教练朱广沪详细解释了李玮锋的动作,他站了起来,用左脚做出模拟李玮锋踢球的样子,比较协调。

朱广沪说:“在比赛的前一天,在北京丰台体育场适应场地时,就有球迷骂李玮锋。我当时还跟他说:‘你怎么走到什么地方都有人骂啊。太出名了吧。’比赛开赛前,我又到李玮锋说:“千万注意动作,冷静。”李玮锋回应道:“我知道我到武汉队来干什么的。是来保级的。”接着朱广沪又说:“对于武汉队而言,我们打了这么多场比赛,我们是忍着打的,一忍再忍,现在我们做出退出的决定,是出于对球迷的尊重,我们需要一个公正的环境。”

10月1日:11:40 武汉队队长说:双重标准体现不公

球员郑斌说:“最关键的是我们从北京队身上拿了一分,如果北京队赢了,会有这个处罚么?!武汉俱乐部是一个小俱乐部,吃裁判的亏太多了。在这同一轮的比赛中,山东对辽宁的比赛中,辽宁队队长对山东队员的那个飞踹动作,也就只是一张黄牌。这显然是双重标准,既然我们得不到公平的环境,我拥护俱乐部的决定。

有记者问,关键是李玮锋那个动作是不是犯规?郑斌说:“如果李玮锋要犯规的话,路姜倒地后,还能那么快起来,还能有劲掐李玮锋的脖子。”

有记者说:“既然是向中国足协施压,我们也别多谈了,快点写稿,稿子也可以快点上网。”

午餐时间到,俱乐部请记者们到一家餐厅就餐,记者们说:“我们这是吃散伙饭吧。”沈烈风并没有和记者一起吃饭,他给已在首都机场等候南勇的徐志强打电话询问情况,正说到一半,徐志强说:“南勇出来了。”

10月1日 12点 与南勇终于见面

徐志强和李玮锋10点多钟到达首都机场。他俩哪也不想去。径直来到候机厅,找个地方坐下。他们期待南勇主席一行准时由日本抵达北京。在等待时,徐志强收到俱乐部沈董事长的短信:我们的态度是,如果中国足协不收回成命,武汉俱乐部退出中超联赛,绝不妥协!中超的环境太险恶,今年以来对武汉光谷队就没有什么公正可言,从王圣转会足协的暧昧态度到陕西客场王学庆明显偏袒主队而足协不闻不问;从大连陆博飞、李鲲受不公正处罚到一场球补时近十分钟;再到李玮锋罚停八场,足协让我们遭遇了一场又一场噩梦,如此生存环境让一个信奉“阳光、健康、规范”理念的俱乐部无法正常生存,我们被迫但是坚决的退出是作秀,而武汉绝对是认真的!请转告南主席!

12点左右,南勇主席一行到了。徐志强快步迎向南主席握住他的手说:“南主席,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给您添麻烦了。”南主席说:“没什么,没什么。”徐志强又说:“昨晚一直打电话找您,手机和房间都没找到您啊。只好今天来这里见您了。”南勇主席笑着说:“东京的信号不好,手机难接通。晚上我又到韩国足协的人员的房间谈事去了。”双方看上去都平和而客气。随后,徐志强、李玮锋与南主席同坐一辆小车来到中国足协。在从机场到中国足协的路上,南主席电话通知马成全、李东升等人马上到足协来。

10月1日:12:30 处罚依据:在家看录像

俱乐部工作人员和记者一起吃饭,有工作人员说:“这样过十一,真是凄凉。”

席间,俱乐部新闻发言人不断和外界联系,希望能够了解到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是如何做出处罚的。他联系的一名委员明确地告诉他,中国足协给他通知中,只是讨论处罚北京队路姜和辽宁队教练马林的事情。并没有李玮锋的名字,也没有讨论。作为武汉的委员,按照中超纪律委员的规则,李玮锋的事情他必须回避,所以,讨论李玮锋的处罚,他一点都不知道。

饭吃完时,揭长春说:“在中超纪委会委员讨论李玮锋受罚的情况时,不在北京的委员,仅仅只是发给传真,请他们在家里看电视后,并提出意见,并没有叫到北京,观看录像。是通过传真定下来的。”

10月1日:13:00 徐志强强烈质疑足协

徐志强、李玮锋和南主席三人在南主席的办公室落座。徐志强首先开口。他向南主席汇报了武汉足球俱乐部对足协追加处罚李玮锋一事的看法,徐志强代表武汉俱乐部表示,他们认为这次对李玮锋的处罚过于草率,不太公正。李玮锋也谈了他的一些想法和认识,李玮锋觉得自己这次到武汉很不容易,前面经历了在国家队受到处罚的事,今年又在申花队遇到不少曲曲折折,后来艰难转会到了武汉队,是下了决定要彻底改变自己,好好踢球,为武汉俱乐部保级作出贡献。同时,李玮锋还汇报了在对国安队比赛中发生冲突的详细情况,解释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犯规,故意蹬踏,希望足协公正处理。南勇主席表示他在日本,还未看那场比赛的录像。这时徐志强说:“我记得上次武汉队打大连队时,追加处罚了我们球队的陆博飞和李琨,我马上带着我们的领队冯志钢来足协申诉,你们说之所以要追加处罚这两个球员,是因为比赛监督报告上有记录他俩犯规的事,我们的一切处罚是以主裁判或比赛监督为主。那么,现在对李玮锋的处罚决定,马成全主任说并没看到主裁判及比赛监督的报告,南主席您也没有看到这场比赛的录像,怎么又以裁委会的报告为依据来处罚呢?还有,足协领导都在国外,为什么这么快就下发了处罚决定呢?所以,我们觉得如此重大的处罚决定太草率,有失公正。希望南主席能进行一些协调,给武汉光谷队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南主席并没有接徐志强这话茬儿,倒是热情地表达了对武汉俱乐部多年来为中国足球的贡献表示赞赏,并认为武汉光谷队是一个有特点的球队等客气话。对武汉足球俱乐部提出的质疑并未表态。

10月1日 14点 放不出的DVD

约一小时后,马成全、李东升等人到了,众人来到会议室。南主席这时提出先看看那场比赛的录像。结果DVD放不出来,换一台电脑,也放不出来。马成全说他还有一台电脑。于是从马成全的办公室搬来这台电脑,总算播放出来了。边看电脑大家边议论。对于李玮锋是否故意蹬踏行为进行了讨论,中国足协与武汉俱乐部双方的意见无法统一。马成全和李东升认为就是故意蹬踏的暴力行为,应该重罚。停赛8场罚款8000元没有问题。而徐志强和李玮锋认为的确不是故意蹬踏,只是站不稳后退了两步,所以现在的处罚确实过重,且有失公正。徐志强进一步提出不解和质疑说:“上半年武汉与大连海昌队的客场比赛后,武汉队提出对大连队替补席官员冲入场内的行为应给予处罚,但足协官员说,当场主裁判和比赛监督的报告没有提及此事,所以不予追加处罚。但这一次,李玮锋的情况也是一样,当场主裁判和比赛监督的报告也没有提及李玮锋有犯规,可是,为什么足协在既没看报告,也没看录像的前提前下,却一定要追加处罚李玮锋呢?”会议室一时没了声响。在场的中国足协的几位领导们,没有对徐志强的不解和质疑作出任何解答。南主席看完录像后表示,他认为中国足协对李玮锋的追加处罚没问题,处罚公正。徐志强又和南勇主席沟通,说“南主席,您从录像上看觉得李玮锋肯定是故意蹬踏,但我从录像上看觉得并不是故意蹬踏,你怎么说明他一定就是故意的呢?记得上次武汉队打大连时,大连队的李明等人冲进足球内,录像可是记录得清清楚楚,我们问你们为什么不处罚他们,你们说追加处罚不以录像为依据。可现在又可以以录像为依据,这怎么说?”对此,没人回答。期间,徐志强将中午沈董事长的短信翻出来,递给南勇主席,南主席借了一付眼睛,认真看完了短信,但没有给予评论。

这一场交谈、质疑和争吵一直进行到4点钟左右才结束。南勇主席让徐志强和李玮锋先走一步,他们几个人再研究一下,有结果将会给徐志强打电话。

走出中国足协的大门,徐志强意识到,处罚决定已经下发到各俱乐部,而自己和李玮锋的北京之行,成功的可能性极小,南主席的表态使他感到此次申诉可能基本落空。

这时,徐志强和李玮锋才感觉到饿。因为自武汉上飞机后到此刻,俩人都没吃东西。俩人在中国足协附近随便找了家小餐馆吃饭。到5点钟南勇主席所说的研究结果还没传来,徐志强给足协办公室打电话,告之他们要回武汉了。在去首都机场的路上,马成全打电话给徐志强,询问武汉足球俱乐部沈烈风董事长的手机号和武汉市有关市领导人的手机号。说是足协方面要跟沈董事长及武汉市相关领导进行沟通。这让徐志强将一线希望寄托在这样一次高层领导人的进一步沟通上了。他盼望等他回到武汉后,听到的会是一个好消息。

10月1日,17:00 球员:退出只是施压吧

按照原定的计划,武汉队10月2日对阵辽宁,武汉队队员会坐上大巴车,从郊外的基地住到汉口这边的酒店,但是到了17:00,教练组未通知球员坐大巴车。一些年轻的球员觉得异常,他们开始用手提电脑上网,一小会就看到了武汉俱乐部有可能退出的消息。在这个时候,绝大多数球员,还是以为对辽宁队的比赛会打,俱乐部仅仅只是给中国足协施压。

10月1日 19点15 申诉失败已成定局

晚上7点15分,飞往武汉的航班起飞了。忙忙碌碌了近24小时的徐志强最后看了一眼夜色中的北京。飞机上,徐志强与李玮锋几乎没有说话。俩人感到身心疲惫不堪。下飞机后,徐志强第一时间向自己的董事长沈烈风汇报了北京行的全部情况,并询问足协方面是不是和董事长有过电话沟通。沈烈风说还没接到足协方面任何人的电话。并让徐志强直接从机场赶到俱乐部开会,也通知了武汉足球俱乐部的大股东负责人朱建斌。沈烈风说:“今晚,我们得研究下一步怎么做。”

晚上10点,徐志强风尘仆仆来到俱乐部。朱建斌已到,随后沈烈风到。会议在俱乐部二楼接待室召开。这晚,沈、朱、徐等人主要商议了中国足协今年中超联赛对武汉俱乐部的种种不公正待遇,中国足球恶劣而浑浊的环境,明天对辽宁的比赛还能不能打?球队上下状态是否还能接着打这场比赛?是否退出比赛,

10月1日 23:00 足协处罚决定中李玮锋三个字错了两个

记者再次联系了沈烈风,沈总说:“我刚刚和南勇通完电话,南勇表达了这样几层意思,首先表示歉意,因为他在日本,手机信号不好,使武汉俱乐部找不到他本人。他也无法与武汉俱乐部联系。希望武汉俱乐部冷静,处罚决定肯定没问题。特别申明中国足协处罚李玮锋,并不受北京国安的压力。”沈烈风笑,其含意是南勇说话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沈烈风又说“听完南勇的这番话后,我问他,孙继海事件处理得那么好,人家的处罚程序那么公平公正公开,听证会给每个人说话的机会,为什么我们中国足协就不能讲讲程序?南勇回答说,这个正是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们要慢慢改啊。我马上对南勇说,慢慢改?为什么不能从这一次改起呢?难道还要让我们再在这样不合理的程序中受不公正的待遇?对我的这番话,南勇未作回答。”沈烈风又说::“南勇在电话中还说,明天是比赛日,他和马成全有重要事情忙,就不能来武汉俱乐部了,派朱其林来俱乐部看看。”对于中超联赛,武汉俱乐部退赛这件事,难道还不重要吗?真的不知道南勇主席说他和马成全还有更重要的事指的是什么?沈烈风还透露,南勇已经和武汉市高层领导通过话。沈烈风说:“我们已经和中国足协进行充分的沟通,把我们的意见进行了细致的表达。但是,中国足协不为所动。我们只能被迫退出。已经着手给省市体育局写退出中超联赛的报告,同时,上报武汉市政府。另外,明天对辽宁的比赛,我们要给球迷退票,不能让球迷的经济受损失。”

沈列风说:“中国足协在处罚李玮锋这个问题上程序严重有误,如我们收到的处罚通知,李玮锋的名字都写错了,写成李伟峰。另外,停赛八轮,从那一轮开始,也没有写。盖的公章上,竟然还有一个代字。除开这些不说,在处罚李玮锋这件事上,从头到尾都没有给我们武汉俱乐部打个招呼,北京队在那边叫,他们就打我们的耳光,打完了,还要让我们叫好,有这样的事么?!在市场经济下,任何公司和公司之间,都是平等的。这是市场经济的公平竞争的保证。作为职业足球,俱乐部和俱乐部之间也是平等的。不存在大小高低之分,奥运会之所以感动人,就是在公平公开公正的基础上展开竞争。所以我们退出已经成为定局。”

老队员王文华说:"希望能够有所改观吧。"年轻球员,更是舍不得足球,甚至称:"足球就是我的生命,可惜马上就没有足球可打了。"

10月2日,凌晨1:30 沈烈风说:心力交瘁,环境恶劣,罢罢罢

记者联系上在南京的裴恩才,裴恩才说:“这样不好,退出,太不好了。这个影响多坏啊,打降级了则是另外一回事。湖北足球是我在2004年带队冲上中超的,是我们‘亲儿子’,江苏队现在我带着冲上中超,我有两个亲儿子,我带着江苏队到武汉来打中超,大家何等愉快。这样退出不好,而且李玮锋是严重犯规,中国足协乱世用重典也没有什么错。说不定有转机的。别退出。”裴恩才还找记者要了沈烈风的电话,他给沈烈风发了短信,劝沈烈风别退。沈烈风回了短信,“心力交瘁,环境恶劣,罢罢罢。”

10月2日凌晨 2:00 退或不退,最后的较量

沈烈风,朱建斌,徐志强三人会议开完,最后达成补步意见是:如果中国足协今天还是坚持这个处罚不改,武汉俱乐部将退出中超联赛。并将这个补步意见报今天的股东大会讨论,同时报有关领导和省市体育局。另决定今天上午10点半,召开武汉俱乐部股东大会。

10月2日:8:00 股东大会,等待最后的决定

徐志强来到俱乐部。沈烈风也到了。俩人在二楼接待室边商议边等其他股东的到来。

10月2日:9:00 体育馆一切照常

武汉俱乐部工作人员周国春,如往常一样,在有比赛时提前来到比赛场地——新华路体育场。他的工作是检查广告牌等一系列赛前准备。这一次,他做得更加细心。他知道:这一次要么是最后一次,要么就是一种仪式。

10月2日:10:30 股东大会决定退出中超

武汉光谷建设投资公司的总经理雷勇生,光谷建设的党委书记朱建斌,省足球管理中心主任的周慧超和副主任尹进波来到武汉足球俱乐部。市足协的领导因有事未来。记者电话采访了武汉市足协秘书长付翔,付翔笑道:“我位卑言轻,说不上话哟。”付翔未参加这次会议,自然,武汉市足协也没有打算托管武汉队。10点半,股东大会开始。股东们对退出联赛事宜进行了讨论。大股东光谷建设的意见是:中国足协只要坚持处罚决定不改,武汉光谷坚决退出中超联赛。省足协对此意见毫无异义,但提出要求:临时且部分托管球队,既只托定一部分本地球员,也就是一线队中,九名进入四十人大名单的年轻球员,加上上届全运会队伍的中姚翰宁,蔡曦等人,让他们组成一支球队去参加今天下午与辽宁队的比赛,以保住武汉队的中超资格。

武汉职业足球俱乐部是股份制企业,光谷建设是第一大股东,占百分之七十五,湖北省体育局占百分十五,武汉市体育局占百分十,严格来说,武汉俱乐部退出中超联赛的决定,第一大股东的意见就是最终意见。

但按照省足管中心的想法,如果能够部分托管成功,武汉总算还有一支球队。以这个队去打完今年的联赛,即使最后降级,明年打联赛可以从中甲开始打起。不过,省足管中心这个想法,受到第一大股东光谷方面的反对,光谷建设同意让他们托管的前提是全部托管。光谷建设的老总雷勇生说,武汉俱俱乐部是一个整体,不可能分裂成两部分。要托管,就得全面托管,除了一线队,还有梯队,还有光谷建设的投入。这样需要高达几千万的资金。湖北省足协没有这个资金,部分托管的想法未能实现。

至此,股东大会基本结束。结论就是:退出中超,以牺牲武汉队来唤醒中国足球的大好春天。

记者后来采访省足协主任的周慧超,他说说:“我们提出部分托管,主要是想采用缓兵之计,打下午对辽宁的比赛。这样,武汉队就不会退出中超,降级后,还可以从中甲开始打起,为湖北足球保留一个火种。毕竟球员是需要踢球的,湖北还是应该有一支足球队的。球迷们还是想看比赛的。”

就在股东会进行中,中国足协派了朱其林来到武汉俱乐部,此人未向俱乐部董事长沈烈风致意,连招呼都没有打。

10月2日 10:49 紧急向省市体育局报告

股东大会意见一经达成,武汉俱乐部就马上起草了“关于退出中超联赛的紧急报告”,迅速送给省市体育局和武汉市主要领导人。这份紧急报告中特别强调了退出中超联赛后,武汉俱乐部将妥善安排球员和教练员,妥善安排俱乐部工作人员,妥善安抚球迷并做好球票的退款补尝工作。据记者了解,这份紧急报告很快得到了相关领导的批示。

10月2日 11点 下午比赛还能打吗

11点,俱乐部召开了球队教练组会。沈烈风讲话,先是通报了网上消息及中央电视台的早间新闻。通告了与中国足协的沟通情况和股东会议情况。沈烈风问:“你们说现在怎么打比赛?”朱广沪说:“打不了。”沈烈风又问:“现在孩子们一个个情绪怎么样?”朱广沪说:“昨天晚上大家凌晨2、3点钟才睡。”于是,沈烈风宣布了俱乐部的退赛决定,并决定球队放假一周。沈烈风询问教练组有何意见,朱广沪说:“拥护,拥护照办。本生我们就是签约的教练和球员,况且这件事太难受了,不合理,欺人太甚,而且我们就没什么错。”沈烈风随后提出放假期间,球员要注意安全,注意形象,不要出任何不好的事情。希望这是一条纪律向球员提出。并要朱广沪马上召集全体球员开会。

10月2日 11点10分 球员接到退赛通知

呆在武汉队基地里球员,接到通知,开会。在此之前,很多球员都是盲然的,有些球员希望下午的比赛能够进行,毕竟他们觉得俱乐部退出,可能是给中国足协施压。十一时,球队开会,球员进到会议室,主教练朱广沪说:“接到上级的通知,对辽宁的比赛,我们不踢了。我们都是俱乐部的员工,自然按照俱乐部的指示办事。球员放假,十日回队集中。”

会议时间极短,前后不超过十分钟。家在武汉的球员回到家中,外地的球员,则留在基地。邸佑是外地的球员,他呆在基地里,他说:“我还是会训练的,毕竟,我还想踢球。在武汉这个城市,这几年很愉快,球迷们也给了我大支持。”邸佑在去年对大连队比赛中,打进关键一球,完成了湖北足球逢大连不胜的历史,在武汉人气比较高。周熠是武汉本地球员,去年他受伤,今年伤好,所以他特别想好好踢一踢。朱广沪到队后,在前段时间和这段时间一直让他打主力,周熠说:

“回去,已经有朋友约好,到武汉江摊边踢五人制的业余足球,一个是和朋友会会面,二是保持一点状态。”王文华在武汉队中是老队员,不过,王文华觉得自己还不老,他还想踢球,他说:“我觉得我还能踢,我喜欢踢球,所以,放假了,我也会经常训练,明年还想奋斗在绿茵场上。”

所有的球员在采访中,都有这样的表态,俱乐部的退出,这是球员自身无法把握的事情,球员能够做的,就是训练,希望还能够打球。

武汉俱乐部总经理徐志强昨天在宣布武汉队退出中超后,自然,他也不再担任俱乐部总经理。

徐总说:“我还是会回到光谷投资有限公司。但是,要等到俱乐部的善后工作结束后。”

10月2日 12:00 **出动

因为武汉足球俱乐部正式宣布退出中超联赛,下午武汉队与辽宁队的比赛同时取消。武汉市放假休息的**接到命令,要出动更多警力,赶往新华路合格证书场,以确保秩序。数百名**赴新华路体育场,执行一场特别任务。

10月2日13:30:撤离

湖北电视台负责转播这场比赛实况的大车离开新华路体育场。留下一阵灰尘。

新华路体育场上空响起广播:武汉队对辽宁队的比赛,因故取消。请球迷不要逗留。

10月2日14:00退赛新闻发布会

武汉俱乐部正式对外宣布退出中超联赛。武汉俱乐部总经理徐志强代表武汉俱乐部在新闻发布会上宣读:我代表武汉俱乐部被迫宣布这样的决定,武汉俱乐部正式退出中超联赛。我对球迷表示真挚的歉意。中国足协对武汉俱乐部的处罚决定是一个很草率的,不公正的决定,这个决定直接导致了我俱乐部在今后的赛程中会处于一个非常艰难的境地,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为此,我们被迫做出这样痛苦的决定,退出中超联赛,由此给广大球迷造成的伤害,我们表示真诚的歉意。

徐志强说到这里,站起来深深地一鞠躬。他的这一虔诚的鞠躬,日后将在众多电视台相关新闻中反复出现。这是他绝对想不到的。

10月2日15:00 球迷们

部分球迷走到新华路体育场外面马路上,交通为此堵塞约十分钟。**出面后,球迷回到新华路体育场,为首有人举着“武汉必胜”的横幅。

有部分球迷静坐,著名球迷铁嗽叭梅南生举着一只黑色的足球,象征中国足协黑暗。

在人群中,有一人因为开车擦着另外一人,两人发生口角,几欲动手,球迷们劝道:“武汉队都死了,你们还打得下手。”两人停止口角,平静离开。

一位球迷说:“中国足协和武汉队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要这么激化么?毛主席说,向雷锋同志学习。学习雷锋对同志春天般的温暖。现在变成什么了,变成斗鸡眼了。中国足协大啊,武汉俱乐部小啊,以大欺小,持强凌弱,这不公平啊。北京队不闹着退出,中国足协怎么不处罚这种挑拔是非的人呢。”

10月2日 15:20 资深球迷

一位看来对武汉队和中国足球比较了解的人对其它球迷说:“中国足协过于轻视武汉队。甚至南勇本人,也对武汉队无视,这么大的事情,今天只派一个小官员来。去年,南勇到武汉队基地去过,和南勇见面的就是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当时,俱乐部董事长沈烈风也在场。南勇对武汉队新基地的感觉非常好,对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提出的把武汉队足球融入东湖文化圈的想法,也非常欣赏,毕竟东湖地区高校林立,足球要打进这个文化圈,是很难的。南勇称赞袁善腊是足球市长,还很担心,袁善腊如果到省里作了干部,武汉队会怎么办?毕竟厦门这个例子就是这样的,当时有位副市长喜欢足球,但是到了省里当副省长以后,厦门队成绩严重下滑。南勇离开时,袁善腊开车,沿着武汉的三环线,将南勇送到机场。

武汉队并没有找过中国足协很多麻烦,年初的王圣转会事件,武汉队就做得非常克制,俱乐部总经理徐志强找谢亚龙时,经常会这样说,中国国家队现在正碰到麻烦,都不好意思麻烦你,只是事情必须要解决。

武汉队很克制,把自己的身份放得比较低,但是,一再碰到麻烦,年初投入了几千万资金,提出今年目标是保八争六,可随着联赛的进行,武汉队越来越感到了不公平,受了好多窝囊气,甚至连保级都极端困难。在这个时候,武汉队客场对北京,发生了李玮锋受罚事件。武汉队认为比赛监督和主裁判边裁都没有处罚武汉队,连报告里面都没有写。而北京国安队一再就这个事情挑动中国足协,致使李玮锋最终受到了处罚。

在受处罚的当日下午,徐志强还问过武汉的一位纪律委员,中国足协纪律会计论追加罚时,有没有提到李玮锋。该纪律委员说:“只有辽宁的马林和北京队路姜。没有李玮锋。”到了晚间,中国足协就通知徐志强,李玮锋受罚八场。

李玮锋到武汉队来,确实曲折,朱广沪甚至对俱乐部提出过,李玮锋不来,他就不干。现在李玮锋受罚,对俱乐部打击极大,所以,董事长沈烈风说:‘中国足协刻意把我们逼到绝路上去。’”

球迷刘春生说:“湖北武汉是出足球人才的地方,林强、蔡晟、冯志刚等国脚都在这里产生,问题是,现在培养了大蔡这样的人,又往那里送呢?现在一线队没有了。这些年,不光是足球垮了。湖北在过去,男篮女篮男排女排都得过全国冠军,加上足球,三大球都是强队。现在都没有了。”

球迷老陈补充道:“中国足协和武汉队这回闹得如此对立,有这个必要么?大家何不都让一步呢,李玮锋是犯规,罚停两场就算了。中国足协硬要搞八场。武汉队学北京国安那样,嘴上用个劲也就算了,真退了,也草率了一点。”

有球迷笑着说:“南勇的水平太差了吧,武汉队要退,你按规章制度办?那要你南勇有什么用呢?随便在街上找个认得字的人,把规章一读不就完了。南勇要有本事,武汉队要退,你有本事,就让他不退。好象谈恋爱,女的要走,男的能够让她不走,才是本事么!南勇当不了足协一把手,武汉队都搞不定,还能搞定什么!”

10月2日 18:00 武汉市高层领导最后离开体育场

安定是最重要。为此,武汉市副市长袁善腊,省体育局副局长罗明福等人一直在新华路体育场,现场管理维护安定事宜。直到体育场安静下来。两位领导才离开新华路体育场,

10月2日 20:00 好在没出什么事

晚间八时,湖北省足管中心主任委员周慧超说:“今天最大的事情不是托管,而是不要出什么事。好在没有出什么事。”

俱乐部总经理徐志强说:“这么大的事情,能够处理得比较平静,真不容易啊。”

10月2日20:30 球员提问

武汉队队长郑斌问记者:“我们退出了,明年我们能不能从中甲打起?”

10月2日21:00 沈烈风说:我们真要退吗?

记者再次打通沈烈风的电话采访,沈总说:“我们是真的要退出么?当然不是。我们是真的热爱足球,退出是被逼上梁山。上次我们客场对阵山东,我只看了上半场,主裁判吹得极为不公正,我非常生气,家里人不让我看下半场了。当时,徐志强总经理在济南现场,站在足球边线上,对比赛监督和裁判叫道:“你们下半时,再这样吹,我们就罢赛。”我们的总经理助理杨长征,发短信给我说了这事。我立马回电话,让他们冷静,千万不能退出,受再大的冤枉,我们也要把比赛打完。如果说我们想退出,那时就完全可以退出了。那个裁判就是王学庆,客场我们打陕西时,也是他吹的,也是吹得很不公平。我们向足协提出了申诉,足协说看到我们的申诉了,可当时还在奥运会前,足协说等奥运会结束了会给我们一个回复。现在,直到今天,我们也没提到足协给我们的回复。

看看今年中超联赛以来的一桩桩一件件事,足以说明中国足球环境太恶劣,我们是一忍再忍,总希望有所改观,环境会一点点好起来。可是,这次足协对我们的追加处罚太不讲程序了,太不给我们说话、申诉和沟通的机会。足协的做法已经形成一种逼迫,相当于将我们逼到悬崖绝壁。我们只能以我们的死,来唤起中国足球的新生了。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作出了退出中超联赛的决定,这个决定来得的确速了点,但这完全是因为足协的处罚决定草率急速导致的。

作出退出中超联赛这一决定,我们相当痛苦。也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没有想到的是,广大球迷给了我们巨大支持。不少球迷都给我发来短信,向我表达他们支持武汉俱乐部的心意。有一个看球看了三十多年的老球迷发来的短信说:“楚人历来敢放第一枪。”还有,新浪网、搜狐等主要门户网站做了一个关于武汉队退出中超联赛的调查,结果显示,70%以上的网民支持武汉队。说心里话,球迷和网民们的支持,让我看到了中国足球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当记者就此事电话采访徐志强时,徐志强说:“确实,我们客场打山东队时,我就在济南,就是比赛现场。应该说我是一个温和而沉稳的人。但那场比赛我们受到了极不公正的待遇,我非常生气,我真的感到中国足球太黑暗了。我第一次在比赛现场发火了。我说再这样吹下去,我们不打了。当时,董事长马上打电话给我,让我们一定要好好打,打完比赛,我们再申诉。回来以后,我们向中国足协上书了申诉报告。10月1日我到北京,还问过南勇主席,我们上次打山东队时提出的申诉报告,怎么到现在都没有给我们任何回答,南勇主席无言。其他中国足协的人也都不说话。我们一直梦想打造一个百年足球俱乐部,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我们在这样一个恶劣的足协环境下,真的真的很难受,我们希望,中国足球来一场真正的改革,真的按职业足球来运用这个市场。我们期待中国足球尽快进入美好境地。”

写于2008年10月16日

《足球报》作者介绍:

本文作者欣儿,本名喻欣,作家,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中国地质大学江城学院心理学副教授。从2006年开始,多次以文化艺术界人士身份,到俱乐部参与球队文化建设,2008年开始,被俱乐部聘为专职的球队心理咨询师。在这个过程中,喻欣见证了一个赛季以来武汉俱乐部在投入上的决心和成绩,面临的各种内外困扰,心理咨询师的职业特点,让她很容易洞察和掌握汉军的痛苦与挣扎,然而,令她和所有人没想到的是,9月30日足协的一纸处罚,让所有的努力与热诚,变成冰冷的绝望。摄像机和录音笔,成了她最后的武器,喻欣忠实地记录下武汉痛苦退出前后的每一个瞬间,作为她对这个队最后的思考,怀念与爱。

(11月23日《足球报》以整两版的篇幅刊登此文,标题为《48小 时,我目睹它一步步走向死亡》,对原文有删节,此为未删节版——杜良怀补述)

北京时间10月2日17:00,中国足协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通报了对武汉光谷退赛的处理决定,足协一共提出五点声明如下:

足协通报武汉退赛处理结果 汉军全年战绩判0比3负

武汉发布会宣布将起诉足协:盼用退出唤醒中国足球

足协放录像力证处罚得当 马成全:李玮锋明显暴力

组图-武汉光谷宣布退出中超 球员打包行李开始放假

新浪调查-您如何看待武汉退出中超以及足协的罚单

在2008年中超联赛第18轮北京国安和武汉光谷的比赛中武汉光谷球员李玮峰和北京国安球员路姜在场上发生暴力犯规行为,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经过认真研究和讨论做出了对北京国安对队员路姜、武汉光谷队球员李玮峰的处罚决定,武汉职业足球俱乐部以此为由于10月2日下午通过湖北赛区组委会正式提出退出2008年中超联赛的报告,对此中国足协表示如下态度:

第一、严厉打击足球场上的暴力违纪违规行为,维持足球赛场良好的秩序,倡导赛场文明,保证中超联赛的健康发展是中国足协的一贯主张,这不仅是中国足协的责任,也是所有参赛俱乐部和每一个参赛球员的共同责任。

第二、我们认为纪律委员会对李玮峰、路姜的处罚决定事实清楚,依据充分、程序合法、处罚适当,与今年中超联赛发生类似球员违纪违规行为的处罚尺度是一致的。

第三、武汉光谷队目前在中超联赛的比赛中成绩不理想,俱乐部面临压力和困难,对此我们表示理解,但依法按章办事的原则是不可改变的,失去了公平和公正的环境,对中超联赛和所有参赛俱乐部都是一种伤害。

第四、武汉足球俱乐部曾为中国足球联赛的发展做出过积极的贡献,对此我们表示充分肯定,但俱乐部因为对个别球员的赛场违纪处罚不满而退出中超联赛,我们认为不妥,表示遗憾。

第五、中国足协相关机构将依据中国超联赛的有关规定对武汉职业足球俱乐部退出中超联赛的相关问题做出进一步处理。

中国足球协会 2008年10月2日 (新浪体育)

很多年来,中国的职业联赛都很不职业,甚至畸形,为什么英国一个伦敦就能养四支英超,为什么西班牙马德里市既有高富帅皇马,也有白领马竞,同时还能存吊丝巴列卡诺。两字一公平!一个联赛的发展,绝不能是少数人的游戏,所以英超是世界第一联赛,即使足总杯总爆冷门,豪门时常意外落马,但那又怎样,这样才刺激不是吗?何况北京国安20年才一冠,算啥豪门,人家恒大两连冠都没霸道过,在中国足球历史上,能称豪门者,在我看来唯巅峰时期大连万达,进入亚冠四强独此一家。中超2013想发展更好,2008年这事是个教训,低效率是无能的罪魁祸首,意大利足协从未向米兰尤文低头,超级杯说在北京就在北京,电话门说降级就降级,何需多言。这就是榜样,铁的纪律是成功的保证!

武汉队退赛谁之过?

1.中国足协。

中国足协的昏庸无能,已享有盛名多年。其不公正的行事作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按照国际惯例,如果球场判罚有争议,事后是需要进行听证会的,听取各方当事人的意见,才进行判决。从当时的录像来看,裁判的判罚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其实这一足协心里也明白,所以在后来的判罚中并未追加裁判的责任)。那么这件事按理说就完全可以盖棺定论了。那么后来的罚单从何而来?在下达处罚通知之前,足协也没有开任何听证会,因为足协心虚,因为莫须有的处罚的罪名是根本站不住脚的。个人感觉这个罚单更像是足协对国安俱乐部的安抚,足协官员害怕国安退出,震动了中央,影响自己的乌纱帽。而武汉队只是一个小俱乐部,即便退出也不会影响自己的乌纱帽。

作为堂堂中国足球的最高执法者,居然会受自己管理下的国安俱乐部要挟,这样的荒唐事恐怕也就发生在中国联赛。

2.北京国安俱乐部

在中国的足球圈里,恐怕没有哪只球队比国安更令人恶心了。“永远争第一”早已沦为圈内笑柄。即便是夺了一次内定冠军,也不至于恬不知耻到跑去人民大会堂显摆搞庆功宴,就差没在天安门前给球员塑雕像了。长期关注中国足球的球迷都清楚:那些年喊罢赛的,提前搞退赛的哪一次少得了国安?

其实在此次事件中,李玮峰下落时踩了路姜一下,在足球场上再常见不过。比起英超当年曼联恶人基恩故意脚踹埃弗顿挪威后卫导致对方残废如何?比起2010世界杯决赛上德容一脚踹在阿隆索心窝如何?也没见埃弗顿俱乐部退出英超,西班牙退出世界杯的。

国安如此的小家子气,如此的不职业,闹得如此欢,无非就是做给足协看,争取政策罢了。所以说09年广泛流传:国安是足协的内定冠军的消息,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非常有道理的。那段时间正是中国足球最假、最黑的时期,国安夺冠成色如何?南勇、陆俊们最清楚不过了。

3.光谷俱乐部管理层

早先“黄鹤楼”时,陈总在俱乐部干得风生水起,创造了“7连胜”的神话。后来“光谷”接手,不知咋的,陈总就走了。然后徐志强接任总经理。徐虽是海归、虽是MBA。但更多的是纸上谈兵,在很多方面表现得相当外行。

首先,赶走了裴哥,扶正陈方平,都不知道这个经理想干么事。是个懂球的人都知道裴哥的水平肯定在陈之上,而且裴哥在球迷的心目中口碑甚好。如此做法无异于自毁长城。后来裴哥去了舜天,成就了舜天的冲超,也为舜天今天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其次,内部矛盾处理不当。当时队中出现了郑斌和马成打架的恶性事件。俱乐部没有一碗水端平,明显的偏袒本地球员。以至于广泛地留下了“武汉队排挤外地球员的恶名”。后来王圣转会为啥大费周折,恐怕就是因为担心受排挤。

正是由于教练水平平庸,内部又不团结,所以武汉队08年战绩不佳。仓促之间找来朱广沪,已是回天乏术。正好有赶上足协的不公正处罚。退赛无疑给俱乐部管理层们一个台阶下,正好掩饰其无能。

如果俱乐部领导层有些男子汉气概的话,绝对是不会放弃的,以当年武汉队的实力,即便是08年降级了。之后1~2年打回中超是必然的。当年武汉队的阵容里有:曾诚、邓卓翔、荣昊等今天的当打国脚,加上郑斌、陆博飞等实力派老将,只要配上几个给力的外援,至少也是中超中游球队的实力。可惜一系列因素造成武汉队最终还是退出了中超。

后记:

武汉队:解散后,当年的主力球员大多流落到中超中甲的其它球队。其中,有不少汉军旧将和裴哥一起去了当时还在中甲的江苏舜天。剩余的年轻球员组成的了湖北绿茵俱乐部参加中乙联赛,通过一年的时间顺利杀入中甲,经过几年的沉浮,几经易帜。去年卓尔接手请回乐陈总,也顺利升上中超,完成了重生。

李玮峰:武汉队退出后,前往韩国K联赛水源三星留洋。在那里,大头达到了职业生涯的又一个高峰(另一个在深圳)。大头的经历证明了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两年后回归中超,目前在天津泰达队。有记者采访大头,他说:“自己这些年一直很关注武汉队,因为他欠武汉队一个人情…..”是当年万恶的足球圈丑化了大头,大头其实是个好人,一个正直的东北汉子。

足协:当年的足协的主要领导:南勇、杨一民等人均哐当入狱,正应验了:恶有恶报的古话。

国安:只有国安俱乐部逍遥法外,还侥幸得夺了一次“内定”的冠军。但是球迷的眼睛是雪亮的,上海球迷是不会放过国安的,天津球迷是不会放过国安的,大连球迷是是不会放过国安的,广州球迷是不会放过国安的,武汉球迷也是不会放过国安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举报 1楼 2019-02-28 23:58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0

不是冤家不碰头,明天第一轮就遇到了

举报 2楼 2019-03-01 00:00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0

谢谢科普

举报 3楼 2019-03-01 00:00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0

武汉和国安也是冤家啊

举报 4楼 2019-03-01 00:01 发表于直播吧苹果客户端 回复

欧洲水果牙 发表于 2019-03-01 00:00
谢谢科普

0

客气了,不谢,其实是我要谢谢你才对,谢谢你这么有耐心看完这篇长帖,我发这帖子只是想让那些不知道当年武汉退赛整个事情原委的球迷道出真相,仅此而已!

举报 5楼 2019-03-01 22:07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红魔的精神 发表于 2019-03-01 00:01
武汉和国安也是冤家啊

0

我觉得确切的说应该是球场上的宿敌,嘿嘿

举报 6楼 2019-03-01 22:08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0

李玮峰得罪谢亚龙了……

举报 8楼 2019-03-01 23:27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0

几乎每个主场踢国安都会高呼:北京国安大XX吧……

举报 9楼 2019-03-01 23:28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小书虫子 发表于 2019-03-01 23:28
几乎每个主场踢国安都会高呼:北京国安大XX吧……

0

意会就好,言传就没必要了,

举报 10楼 2019-03-02 12:03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1

文章分析的很透彻,把各方面的原因都写到了,当时的大环境差,南勇和谢亚龙的结局大家都看到了,除了足协和国安的原因,也要反思武汉俱乐部自身原因,当时郑斌和马成的事情,俱乐部处理的太业余,马成当时是一名很有水平的后腰,后来一直被冷藏不能上场,影响了武汉的防守,同时让外地队员思想上有了波动。

举报 12楼 2019-03-02 13:25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1

去工体一定打出气势来!

举报 13楼 2019-03-02 14:11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Forestone 发表于 2019-03-02 13:25
文章分析的很透彻,把各方面的原因都写到了,当时的大环境差,南勇和谢亚龙的结局大家都看到了,除了足协和国安的原因,也要反思武汉俱乐部自身原因,当时郑斌和马成的事情,俱乐部处理的太业余,马成当时是一名很有水平的后腰,后来一直被冷藏不能上场,影响了武汉的防守,同时让外地队员思想上有了波动。

0

确实是这样,赞同你的观点

举报 14楼 2019-03-02 16:34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Mahjongx 发表于 2019-03-02 14:11
去工体一定打出气势来!

0

希望如此

举报 15楼 2019-03-02 16:35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回帖数:{{12 | number}}浏览量:{{3651 | number}}
武汉卓尔
回复 图片 表情
{{em['name_cn']}}
确定要删除记录吗?
删除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