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 中国足球 贾秀全#女足2-8不敌荷兰#

贾秀全#女足2-8不敌荷兰#

回帖数:{{2 | number}}浏览量:{{384 | number}}
0

当全世界都在赞扬那位扣舌救埃尔克森的英雄时,

我就想起当年扣舌救于涛的申花队外籍队医尤根。

尤根,一位比利时人,从2003年来到中国,加盟上海申花,成为中超第一位外籍队医,曾被称为申花第一“外援”。他在申花一共工作了6年,2009年被迫离开,目前是安德莱赫特俱乐部队医。

离开中国后,尤根曾写过一篇回忆录,追忆他在申花的日子

尤根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他在谈到自己来中国的理由时充满了浪漫和抱负,他此前在比利时有私人诊所,收入远比在申花当队医丰厚,但是他怀着一种在废墟上重建王国的使命来到遥远又陌生的地方,他说有一种神秘的使命感在召唤他。

初来乍到的他表现出很多的不适应,比如第一次去申花基地上班,为了找一个车位足足围绕基地跑了三圈,他惊讶于中国的人多车多,当然,这些只是容易解决的小问题,更大的挑战是关于他的职业。

尤根第一次被震惊是当时申花队员杜威的受伤。

杜威是在跟随国奥队征战时受伤,有轻微骨折,按照一般的医学常识,肯定要用石膏固定。但是,当杜威从国奥队回来时,尤根发现贴在杜威伤处的是一位号称浏阳神医特制的黑膏药,还有加工过的树皮等,并告诉他这是中医疗法。尤根说他不了解中医,更对中医没有偏见,但是结果是杜威的伤势被一再耽误,越来越严重,最终不得不采取手术治疗,这被他称为“中国足球的耻辱”。

尤根对中国队员受伤特别不愿意采取手术治疗的想法感到奇怪,有中国同事告诉他,一旦开刀就伤了元气,他之后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理解“元气”这个词。在他看来,普通人受伤采用中医的保守疗法可以理解,但是作为运动员,一方面伤病恢复必须快,才能保持竞争力,不然肌肉退化明显,再恢复起来需要的时间更长,而且主教练也没那么多时间等你;另一方面,只有通过手术治疗,才能一次性解决受伤导致的种种问题,而且恢复速度快,肌肉力量维持的好。

尤根在申花的头几年是痛苦的,队员不太信任他,但是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疗效慢慢普及欧洲先进的医疗理念,逐渐得到队员的认可,很多队员开始乐意和尤根沟通。

比起队员的误解,教练员的误解更让尤根痛苦。他认为一个队员的健康情况决定他能否出场比赛,而评估队员的健康情况是队医的权利,但是在申花他被剥夺了这个权利。

“轻伤不下火线”成为他在申花学到的又一句中国谚语,他感觉自己做的不是队医,而是一名按摩师,这让他非常沮丧。

有一次,申花出征重庆,于涛和对方球员碰撞后,舌头卡在喉咙里几乎窒息,关键时刻尤根

举报 1楼 2021-07-28 04:57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0

当全世界都在赞扬那位扣舌救埃尔克森的英雄时,
我就想起当年扣舌救于涛的申花队外籍队医尤根。
尤根,一位比利时人,从2003年来到中国,加盟上海申花,成为中超第一位外籍队医,曾被称为申花第一“外援”。他在申花一共工作了6年,2009年被迫离开,目前是安德莱赫特俱乐部队医。
离开中国后,尤根曾写过一篇回忆录,追忆他在申花的日子
尤根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他在谈到自己来中国的理由时充满了浪漫和抱负,他此前在比利时有私人诊所,收入远比在申花当队医丰厚,但是他怀着一种在废墟上重建王国的使命来到遥远又陌生的地方,他说有一种神秘的使命感在召唤他。
初来乍到的他表现出很多的不适应,比如第一次去申花基地上班,为了找一个车位足足围绕基地跑了三圈,他惊讶于中国的人多车多,当然,这些只是容易解决的小问题,更大的挑战是关于他的职业。
尤根第一次被震惊是当时申花队员杜威的受伤。
杜威是在跟随国奥队征战时受伤,有轻微骨折,按照一般的医学常识,肯定要用石膏固定。但是,当杜威从国奥队回来时,尤根发现贴在杜威伤处的是一位号称浏阳神医特制的黑膏药,还有加工过的树皮等,并告诉他这是中医疗法。尤根说他不了解中医,更对中医没有偏见,但是结果是杜威的伤势被一再耽误,越来越严重,最终不得不采取手术治疗,这被他称为“中国足球的耻辱”。
尤根对中国队员受伤特别不愿意采取手术治疗的想法感到奇怪,有中国同事告诉他,一旦开刀就伤了元气,他之后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理解“元气”这个词。在他看来,普通人受伤采用中医的保守疗法可以理解,但是作为运动员,一方面伤病恢复必须快,才能保持竞争力,不然肌肉退化明显,再恢复起来需要的时间更长,而且主教练也没那么多时间等你;另一方面,只有通过手术治疗,才能一次性解决受伤导致的种种问题,而且恢复速度快,肌肉力量维持的好。
尤根在申花的头几年是痛苦的,队员不太信任他,但是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疗效慢慢普及欧洲先进的医疗理念,逐渐得到队员的认可,很多队员开始乐意和尤根沟通。
比起队员的误解,教练员的误解更让尤根痛苦。他认为一个队员的健康情况决定他能否出场比赛,而评估队员的健康情况是队医的权利,但是在申花他被剥夺了这个权利。
“轻伤不下火线”成为他在申花学到的又一句中国谚语,他感觉自己做的不是队医,而是一名按摩师,这让他非常沮丧。
有一次,申花出征重庆,于涛和对方球员碰撞后,舌头卡在喉咙里几乎窒息,关键时刻尤根用手指伸进于涛的喉咙,把舌头扣了出来,最终让于涛逃过一劫。于涛事后回忆说,如果没有尤根,他也许熬不过几分钟,从此尤根在申花队内树立了权威。
后来,申花换了老板,朱骏的到来让尤根逐渐有了离开中国的想法。
第一次产生这种想法是他接到房东的电话,限他一周内搬家,理由是申花俱乐部已经半年没有支付房租了。虽然经过交涉,申花俱乐部最终结清了房租,但是尤根还是搬出了那栋小楼,住到申花基地的集体宿舍,这让他感到新老板的不职业,该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而俱乐部新任主教练贾秀全的到来,则成为压垮尤根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三件事令他记忆犹新。
1、有一次出征客场,从机场去酒店的大巴上,他发现有不少队员在机场买了麦当劳带在车上吃,他当即与贾秀全沟通,告诉他职业运动员吃这种垃圾食品对身体伤害很大,但是贾秀全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中外文化差异。尤根说自己当时很愤怒,真想把自己的合同拿出来扔他脸上,最后还是忍住了。
2、2008年中超赛季结束后,申花管理层曾受邀访问AC米兰,尤根也是其中一员。他在米兰看到了当时已在欧洲广泛使用的康复医疗设备和身体指标监测系统,建议申花方面也采购类似设备,对于球员赛后恢复帮助很大。老板朱骏征询贾秀全意见,贾说“申花球员不需要高科技”,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3、贾秀全的管理方式被他称之为“监狱”,包括他这位队医在内的所有俱乐部参赛人员在赛前两天必须上交手机和电脑,禁止外出,被剥夺了自由。他认为这缺乏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虽然中国球员的素质不高,但是这样粗暴的管理方式会让队员的人格都不健全,更谈不上成为一名球星。
最终,2009年6月他与贾秀全的矛盾彻底爆发,在忍受了听不太懂的一顿咆哮之后,他彻底对这个俱乐部失望了。辞职回到欧洲后,他进入安德莱赫特俱乐部,和一群正常生活和工作的球员打交道让他倍感轻松。
他在回忆录的最后这样评价贾秀全:“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别人也这么告诉我,不要问我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即便如此,我在工作中也以职业的态度尊敬他和配合他,但是他没有,他完全以个人好恶取代职业态度,哪怕他表现出一点点职业素养,我也会感到欣慰。我知道他的学识少的可怜,也许他不是一个坏人,但是作为职业教练,真的非常糟糕,如果在欧洲联赛,一个星期就会被炒鱿鱼”。
(转帖出处,蓝血人 空虚 )

举报 2楼 2021-07-28 04:57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1

农民才需要中医

举报 3楼 2021-07-28 04:59 发表于直播吧安卓客户端 回复

回帖数:{{2 | number}}浏览量:{{384 | number}}
中国足球
回复 图片 表情
{{em['name_cn']}}
确定要删除记录吗?
删除理由: